第一千零二十二章:前夕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前夕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前夕 晴朗的天空,零零飘散下雪花,趁着阳光明媚,这晴天雪叫人心生欢喜,常言说瑞雪兆丰年,燕京朱家的大院内,朱老爷子仰望着天空,笑盈盈的说:“我华夏必定越来昌盛!” 老管家站在一旁,笑着说:“我朱家也一定越来繁荣。” 朱老笑着点头,说:“小管那除夕晚上,把家人都接到朱家大院吧。” 老管家笑着说:“朱老,谢谢你的一片好心,但家里人……” 朱老回过头看着老管家说:“我知道,金窝银窝也比不上自己的狗窝,这朱家大院内从来就没容纳过外姓的家属,但今天我就准了你,在这朱家府邸内,分你一套宅院。” “朱老,这……”老管家诚惶诚恐。 朱老笑着说:“我开口,谁敢不同意,你尽心尽力的跟了我几十年,在我的心里,你早就跟我的儿子没什么区别了。” 老管家顿时感激的泪眼彷徨,“朱老,大恩大德……” 朱老笑着白了老管家一眼,道:“你这老小子怎么一把年纪了,倒学会要哭鼻子了?别这么没出息,大过年的。” 老管家强行忍住,这一份恩德对于他们老管家家族来说,绝对有着非常的意义,搬进了朱家大院,那以后就世世代代享受着朱家的庇护,自己的后人们也将世世代代享受荣华。 老管家想到了什么,问朱老道:“朱老,林昆明天晚上有行动,这个周处长跟您说了吧?” 朱老点点头,道:“小周跟我说了,这次行动事关重要。” 老管家欲言又止,朱老笑着说:“小管啊,国家昌盛,家族才能繁荣,国不昌盛,家族繁荣又有何意义。能为国家奉献是我们朱家的光荣。” 老管家颔首沉默,内心钦佩,哪怕是站在华夏家族的顶峰,也照样顾及国家大局,这和那些有点实力有点钱财就不让自己的子孙后代当兵上战场的大佬们,有着本质的区别。 燕京城,巷子深处的独门小楼,午餐吃过了之后,众人又聚在一起打扑克,碗筷倒是没用林昆收拾,李嫣然等人收拾干净。 晚上众人又聚在一起吃了一顿火锅,将近十点多钟才各自散开。 大门口,李春生等人已经开车离开了,宋歆艺和章小雅在后面,等李春生的陆巡和李明哲的奔驰着开出巷子,又有一辆豪华的宾利车开了进来,这是宋家派来接小姐回家的车子。 “林昆哥,那我们先走啦!谢谢你和静瑶姐的款待。”章小雅笑着说。 “有空常来玩。”林昆笑着说。 宋歆艺看着林昆,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什么还没说,脸颊就微微的有些红了,最后干脆瞪了林昆一眼,转身上车。 章小雅冲林昆吐了吐舌头,林昆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望着宾利车缓缓开走,车里宋歆艺回过头,楚静瑶贴在林昆的耳边,笑着说:“歆艺是有话想对你说。” 林昆装傻道:“是么?不会吧,我跟她又不熟,她是想跟你说吧?” 楚静瑶娇嗔似的白了这家伙一眼,道:“要不是你,我们还不认识呢,你说跟人家不熟,就不熟了?那天晚上……” 林昆马上岔开话题,笑哈哈的抱起澄澄,道:“儿子,爸爸给你讲故事好不好啊?” 澄澄高兴的道:“好!” 夜深,楚静瑶和澄澄已经睡着,林昆披上衣服来到院子里,坐在马扎上,头顶那清冷的月光孤独而又寂寥,照在脸上,像一抹银色的丝绸…… 嘴角叼着雪茄,烟气弥漫在脸颊上,半边眼微微的眯着,手里握着的手机拨了出去,很快,电话的另一头就有人接听了。 “喂,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电话里传来蒋叶丽那成熟女人独有的声音,温柔动人,又潜藏着一抹小幽怨,能够想象到她微微撅起小嘴的模样。 “还没睡呢?”林昆笑着说:“最今怎么样,都还顺利么?” 蒋叶丽笑着说:“挺好的,你在燕京也挺好的吧?绯闻都上娱乐八卦的头条了,静瑶过去没让你跪搓衣板吧?” 林昆笑着吹牛说:“嗨,就凭我,她敢让我跪搓衣板?” 蒋叶丽笑着说:“你就吹吧你。燕京怎么样,比中港市繁华吧,请问乐不思蜀的你,打算什么时候回中港,还是就不打算回来了。” 林昆笑着说:“必须回去啊,那么一大帮的兄弟还有……你等着我呢。” 蒋叶丽笑着说:“我可没有等你,你爱回来不回来,我一个人过的也挺自在的,最近又找到了当大姐头的感觉。” “是么?可以啊蒋美女,还真是宝刀不老呀!”林昆笑着道。 “哼,你说谁宝刀不老呢?”蒋叶丽嗔怪道:“我老么?” 林昆意识到自己口误,赶紧解释说:“呸呸呸,你看我这嘴,想夸人也夸不明白,你是文化人,别个我这粗人一般见识。” “哼,这还差不多。”蒋叶丽笑着得意到。 两人聊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挂了电话,林昆又在手机上按出了个电话号码,号码显示——顾微,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拨出去,这世界上,自己应该是她最痛恨的人了吧。 本来,一直把她当做一个任性而又无忧无虑的大小姐,可自从顾蔷死了以后,她就像是一下断了个根的浮萍,飘摇不定,无依无靠,在中越边境的那片大山里,和无数的险恶打交道。 想到这儿,不由的又想到了顾蔷当时的死,她为什么要主动的扑到自己的怀里,为什么要死在自己的刀下,这一切…… 呼! 仰起头长长的吐出了一口烟圈,这时手机又嗡嗡的震动起来了,所有的思绪瞬间被抽了回来,电话上显示着慕容白。 “喂,小白。” 林昆接听了电话,笑着说:“怎么样,你们下飞机了?” “嗯,昆哥,我们现在去哪儿集合?”慕容白问道。 林昆道:“时间太晚了,事情等明天再谈,你们现在机场的附近找一个酒店住下来,明天一早我叫春生去接你们。” 挂了电话,林昆摁下张大壮的电话拨了出去,电话很快接通了,张大壮小声小语的说:“昆子……” 林昆笑着说:“大壮,还没睡呢?” 张大壮嘿嘿的笑道:“刚把我爹伺候睡下,我这就去睡。” 林昆说:“嗯,守义叔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别不舍得花钱,该吃药一定要吃药,而且要挑最好的药买,等年后回去,我去看守义叔,顺便再给你些钱。” “昆子,真不用,我现在花店的生意不错,花钱还是挺宽裕的。”张大壮憨厚的笑着说。 “等年后我回中港再说,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跟我别客气。”林昆道。 “嗯,我知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不给你打电话给谁打电话。不过,俺爹总让我别打扰你,怕你忙。”张大壮笑着说。 “我不忙,只要你有事,我就不忙。”林昆笑着说:“行了,早点休息吧。” 掐灭了雪茄,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回过头向楼上看一眼,林昆嘴角苦笑起来,以前在漠北的时候,自己只身一人,不管多艰巨的任务,都抱着一颗视死如归的心,可现在自己在乎的人越来来越多,似乎再也不能像从前那般洒脱了。 尤其楼上那睡熟的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