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一章:中港暗躁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中港暗躁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中港暗躁 (今天上午出去办事了,中午的一章更新晚了,抱歉,各位。) 这顿饭,最后还是林昆掌勺,一张大圆桌子,就摆在院子的中央,啤酒,饮料,窖藏的红酒,桌子上菜肴丰盛,品色齐全,众人围在一张圆桌旁,热热闹闹欢天喜地的吃了起来。 “来,让我们一起敬大厨一杯!”宋歆艺站起来,小丫头今天一身粉嫩可爱的打扮,配上那张美的醉国倾城的小脸,更让人着迷。 林昆身上还系着围裙呢,谁能想象的到,在外头威风而又痞气的男人,这会儿系着个围裙,却像是个标准的家庭妇男。 “喝什么,喝酒么?”林昆看着宋歆艺杯里举起的饮料,调侃道。 “喝酒!” “喝酒……” 李春生起哄了一声,紧接着其他人也都跟着起哄了起来。 宋歆艺小脸一红,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换上了一杯啤酒。 “啤酒怎么行,我这杯里的可是白酒,怎么也得整上点红酒吧。”林昆笑着继续调侃。 宋歆艺漂亮的大眼睛含恨般的瞪了他一眼,这个没良心的,自己好心敬他一杯,他却趁机…… “红酒,红酒!”李春生又开始起哄起来,其他人也挺给力,都跟着起哄,李春生这家伙还主动的满上了一杯红酒递过来。 宋歆艺暗暗的一咬牙,把酒接过来了,高高的举到了林昆的面前,林昆嘿嘿的笑着:“嗯,这还差不多,走一个!” 酒杯碰了一下,林昆先行一口干了,而后酒杯倒过来向宋歆艺示意一下。 宋歆艺咬了咬牙,她酒量其实挺潜的,要不上次也不会醉酒之后和林昆爬到了一张床上,脖子一仰,一杯红酒也下肚了。 众人马上拍手鼓掌,以李春生为首,怂恿道:“再喝一个!再喝一个!” 这一个接一个的,一连三杯才停下来,宋歆艺的小脸已经红成了粉红色,林昆却是丝毫反应没有一样,喝惯了漠北的烈酒,再喝这些精贵的细酿,可真就感觉像喝白开水一样。 小院里空前的热闹,这热闹的场景,马上年味就出来了,林昆望着眼前的场景,脑海中浮现的却是昔日的一幕幕,在漠北,一群好兄弟欢天喜地,放鞭炮,吃荤的喝烈酒。 在乡下,和爷爷一起去大壮家吃饺子,爷爷喝上几盅小酒后,总喜欢神神叨叨的白话两句。村里没人爱听,只有大壮他爸感兴趣。 不自觉的心中一阵酸楚,往日的回过去,来日的追不上,时间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划分成无数的分分秒秒,将我们从一个地方,带到另一个地方,从一段回忆,带到另一段回忆…… 中港市,百凤门,全体上上下下十几家场子,提前在万国食府开了新年年会。 过年了,上上下下的兄弟们都不能回家过年,蒋叶丽承诺了大家一笔优厚的年终奖,犒劳这些辛苦的兄弟姐妹们。 人数众多,整个万国食府的二楼大厅都满员了,其中余志坚等人都在,吃过了这一顿饭,他们晚上的飞机要飞燕京了。 望着兄弟姐妹们的高涨气氛,蒋叶丽脸上挂着笑容,可心中却是空落落的,爱上一个没有结局的男人,孤独是在所难免的。 此时此刻,她是多么希望有他在,什么都不用,只要静静的站在他的身边就好,他刚毅而又棱角清晰的脸颊,他淡淡痞气的笑容…… “蒋姐,要不我们留人在中港吧,最近外省的力量一直躁动,我怕我们几个都走了之后,他们会趁虚而入对我们不利。”余志坚紧挨着蒋叶丽,凑到她的耳边小声的说。 “不用,燕京那边是大事,你们去帮帮林昆。”蒋叶丽笑着说。 “蒋姐,我们留下人来,这也是昆哥的意思,他担心……”余志坚道。 “担心什么?就这两天的功夫,外省的那些人还敢把我怎么着了?”蒋叶丽淡淡的笑着说:“去吧,一个也不用留。” 龙大相坐在蒋叶丽的另一边,说:“蒋姐,我留下来镇场子吧,外省的那些人太神秘,而且我感觉他们已经和我们中港市本地的帮派勾结,尤其是东城区那边,很不安定。” 蒋叶丽笑着说:“大相,真的不用,你蒋姐我好说也是在道上混过的女人,就他们那些小毛贼,就这两天的功夫,就能把我怎么着了?他们要是敢来砸场子,我马上带兄弟跟他们干!” “可是……” 龙大相又要开口,蒋叶丽打断说:“大相,相信你蒋姐,一定没事的,阮倩你要是放心,就让她留下来,不放心你就带去燕京。” 阮倩坐在一旁说:“蒋姐,我哪也不去,就留下来陪着你。” 蒋叶丽笑着说:“好妹妹。”举起酒杯,道:“咱姐俩走一个!” “好!” 阮倩也笑着举杯。 姜夔生,八指,慕容白,还有司蓉儿也都在,他们也都知道蒋叶丽和林昆的关系,再加上龙大相和余志坚在,也都不见外。 而就在此时,中港市东城区的三进会总部‘好香会所’内,一名身穿一身白色西服的年轻人,正坐在客位上,主位以及左右的两个次席上,分别坐着三进会的老大罗奎军,二当家薛汉勇,三当家骆纯跃。 罗奎军早年的时候有从军经历,在军队的资历很老,身手也十分的了得,但这人心机不纯,一次异国行动想要强x女人志,被部队开除,后来到中港市,建立起了三进会。 三进会的名字由来,主要意思是:穷凶极恶之人进,胆大包天之人进,丧心病狂之人进。 三进会本来不是一个大帮派,在东城区占有一席之地,但觉得算不上是腕儿,不过隐藏的实力却是最深的,没人敢惹。 那二当家薛汉勇,也是一个勇猛之人,心狠手辣,在道上可谓是凶名昭著,吃喝嫖赌,坑蒙拐骗,样样都有涉及。 老三骆纯跃,也不是一般人,硕士学历,但为人极其的猥琐,总喜欢搞一些有夫之妇,此人心机极深,是三进会的军师。 林昆统一南城区之初,三进会是第一个臣服的,知道三进会底细的其他帮派,心里头都犯嘀咕,这罗奎军可不像是这么软蛋的人,怎么会第一个就向那过江龙俯首称臣了呢? 其实,这都是骆纯跃的主意,骆纯跃给罗奎军分析了利弊,林昆手底下的百凤门如日中天,而且手下各个骁勇善战,己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好避其锋芒,退而求其次。 三进会等的就是一个机会,现在终于有人主动找上来了,外省的风云人物周汉勇,表弟郭锦之前在百凤门下面的场子里倒卖毒品,被林昆抓住了狠狠的教训了一顿,结下冤仇。 周汉勇和罗奎军寒暄了几句,而后便直入主题,脸上笑容谦和的说:“罗老大,我今天来找你,是有求于你。” 罗奎军点点头,并没言语,旁边的骆纯跃笑着开口,相由心生不假,这骆纯跃天生一副尖嘴猴腮的淫邪模样,“周先生,我们老大喜欢直来直往,不喜欢绕弯子,有话您直说就成。” 周汉勇笑了笑说:“好,罗老大,我周汉勇也是东北人,性格里就另个字,爽快!既然这样,那我就直说了。” “罗老大,我今天来的意思很简单,作为外省人,我实在看不惯你们中港市的地下世界目前的这一套,一个人独大,中港市是全东北商机以及环境最好的城市,这么大的一块蛋糕,凭什么一个人说的算,挡了众多兄弟的财路!” 周汉勇边说,边打量着罗奎军脸上的表情变化,见罗奎军没什么反应,心里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就故意顿了一下。 骆纯跃这时阴笑着说:“周先生,我们中港市的地下世界如今很太平,我们也都乐于见到这种场景,对你说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周先生还是更直接一点,说说想要怎么办吧。” 骆纯跃明显是话里有话,表面上说安于现状,可内心的躁动不言而喻。 周汉勇稍稍的一琢磨,哈哈笑道:“我的想法很简单,废了什么一人说的算的局面,大家畅所欲为的赚钱,岂不痛快,我们本来就是混到上的,束手束脚的日子,谁都不愿意过吧?” 罗奎军和薛汉勇都不说话,甚至脸上的表情都没什么变化,像这种谈判的场面,一向都是老三骆纯跃全权代言负责的。 骆纯跃笑着说:“周先生,你来我们中港市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百凤门的实力你应该听说过吧,想要撼动百凤门,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周汉勇笑着说:“这个我知道,但是有句话说的好,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我不介意把自己比作苍蝇,把百凤门比作蛋……” 说着,周汉勇笑着拍了拍手,喊了一声:“把人带上来!” 马上,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走进大堂,这年轻人面容冷峻,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混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阴冷之气。 罗奎军、薛汉勇、骆纯跃三人脸上表情都是微微一动,周汉勇笑着说:“阿东,你是不是该向三位老大介绍一下你自己?” 阿东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望着罗奎军等三人,缓缓开口道:“三位老大,你们可能已经不记得我了,我叫阿东,是以前蒋叶丽身边的贴身保镖,百凤门的前任老大死后,就是我一直陪在蒋叶丽那个婊子的身边,我对百凤门总部的关系了如指掌,只要有机会,我不介意带兄弟们杀过去!” 罗奎军三人的脸上都闪过一抹恍然之色,这个阿东他们确实听过,曾经可能也见过,只是没放在心上,不过后来听说过他,这小子有身手,好像还对蒋叶丽情有独钟,后来林昆那条过江龙出现了,才把他从百凤门给逼走了。 骆纯跃马上拍手笑了起来,道:“原来是阿东兄弟啊,幸会幸会,快请坐!”转而对周汉勇道:“不知道周先生,还有什么筹码,不妨不要遮掩,都搬出来给我们瞧瞧。” 周汉勇呵呵一笑,道:“吉森省,我们洪林门实力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