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七章:鉴定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鉴定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鉴定 陆婷的话音刚落,林昆便有些动容了,周卫国这时接着笑着说:“小李身上的武功是家传的,本来他大哥牺牲以后,他也要求加入特别行动处,想要接过他大哥七号特工的职务,但我考虑到他们家就有两个男丁,他大哥李战龙一直也没曾成家生子,我就没有答应他,不能断了革命先烈家的香火,他爸当初就是为国捐躯,他大哥也是,唉……” 周卫国摇头叹息了一声,刚毅的脸颊上,涌上了一股落寞。 林昆内心触动,看着周卫国脸上此时的表情,听着小李一家的故事,他能体会周卫国此时的心情,以前在漠北的时候,自己的战友兄弟也有客死他乡的,他们多是家里的独生子,本来想着出来参军后回到家里娶妻生子,最终回去的却只能是一具寒霜白骨,把荣耀与责任奉献给了国家,把伤痛和遗憾留给了自己的家人,这就是军人,我们华夏铁一样的军人,自从站在五星国旗下宣誓的那一刻起,一切都是国家的了,人民和国家的一切利益,便是此生不灭的使命。 周卫国端起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他喜欢喝咖啡,但更喜欢朱老泡的茶,咖啡再香,不过是提神醒脑用的,而朱老泡的茶,那是百转人生的回味,品尽世态炎凉后的余味。 看着面前的林昆,周卫国总是说不出的亲切,想起自己曾经认识的老友,念及朱老这么多年来对自己的提携和栽培,可以说如果没有朱老,他周卫国就是再优秀,也绝对到达不了今天的地步,可以执掌特别行动处,可以为国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小林……” 周卫国放下了咖啡杯,笑着说:“把你单独约出来,是另有任务要交给你,在谈及这个任务之前,我想问一下你的看法。” 林昆谦虚的笑着说:“周处长,您太客气了,有话您讲。” 周卫国看着眼前这个很有礼貌的年轻人,忍不住的咯咯笑了起来,陆婷在一旁觉得奇怪,林昆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林昆心里头明白,周卫国一定是因为自己和他印象中的不一样,所以才笑起来,自己之前给周卫国的印象,肯定就是一个无赖,谈条件,涨工资,到了燕京来又是要房子要车的,而这会儿的自己,礼貌恭谦的简直就是当代三好青年嘛。 周卫国顿了一下,笑着说:“小林,你觉得这次国宴行动的安排有什么问题么?” 林昆想了想,笑着说:“这次国宴护卫行动的安排,在我看来已经是天衣无缝了,不过周处长这么问,肯定有其他的原因吧。” 周卫国笑着说:“说说看,什么原因。” 林昆道:“周处长应该是在担心,担心这其中有诈,敌人很有可能在跟我们玩声东击西,不过有一点我不明白,既然周处长意识到了敌人可能在跟我们玩声东击西,刚才开会的时候,你为何要布置的那么严密,却没有安排另一套对敌方案。” 周卫国笑着没有说话,陆婷这时接过话头说:“因为我们组织的内部,恐怕出现了某些不安定的因素,这次行动意义重大,责任非同凡响,所以周处长只好暂时装作没有察觉,只部署国宴的安保计划,也希望能就着这次行动,查出这个不稳定的因素。” 闻言,林昆更是觉得惊讶,道:“陆婷,你的意思是,咱们特别行动处的内部,有人……” 陆婷打断说:“目前还不敢确定,只是察觉到了苗头,周处长叫我约你到这儿来,就是为了商讨另外一套方案。” 林昆看向周卫国说:“周处长,只要是涉及到国家利益和人民安全的,我林昆在所不惜,有什么安排您尽管说,我林昆尽全力执行。” 周卫国笑道:“好,小林,有你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 燕京城某豪华的私人医院内,这家医院拥有世界级先进的医疗器材,有世界闻名的医师坐镇,地处燕京城的三环外,在一片看似不起眼的地界,医药价格昂贵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但生意却依旧是好得不得了,来这里看病的人几乎都是达官显贵,富贾名流,这家医院之所生意兴隆除了以上的原因,还有一点就是私密性特好,绝对不会泄露顾客一丝一毫的隐私。 下午一点多钟,一辆豪华的劳斯拉斯停在了医院的大门口,劳斯莱斯挂着的是政府牌照,一个身穿唐装的老者从车上下来,老者戴着墨镜,头发花白,身后跟着两个一身凛然之气的保镖,这一看就不是一个普通的老者,让人不自觉的就会联想到大家族。 医院门口的专职人员快步走过来迎接,点头哈腰的说:“老先生,里边请。” 老管家带着两个保镖,跟随着医院的专职接待人员走进了医院,不用办任何的相关手续,直接就来到了楼上的一个化验鉴定科,里面越好的专职医生已经在那儿等候,老管家走进后,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恭谦的站起来,浑然没有华夏其他医院里那些牛x哄哄医生的态度,礼貌的笑道:“老先生,请问有什么可疑帮您的么?” 朱老从兜里掏出来纸包,递给专职负责鉴定的一声说:“有劳了。” 医生马上回道:“应该的。老先生请您稍等,鉴定结果差不多半个小时会出来。” 老管家坐下来,道:“可以,不用着急,结果一定要准确。” 医生躬身退下,转身走进了化验室,朱老坐在房间里等候。 化验室是一个单独的小房间,医生打开了纸包,里面是两小撮头发,一个有三根,另一个也有三根,他坐下来调试仪器设备,就准备工作,早先时候老管家打电话预约,已经说明这件事越少的人知道越好,所以医院面连协作的护士也没安排,医生一个人坐在设备仪器前忙活,这时兜里的手机突然嗡嗡震动起来,他停下动作,接听了电话,手机里马上传来了一声阴测测的声音:“不想你的老婆孩子出事,就按照我说的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