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六章:乌托邦咖啡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乌托邦咖啡馆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乌托邦咖啡馆 林昆第一次参加的特别行动处的会议,一直开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会议上周卫国以及诸位特别行动处的骨干们,针对国宴的相关安保工作进行了详细的讨论部署,将即将举行国宴的人民大会堂,里里外外布置的天衣无缝,到时候还将从燕京军区的特种部队挑拣精英人员出来协助,会议的精神到最后很简单,就是一句耳熟能详的话——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会议结束,众人散去,林昆也随着众人一同走出了会议室,林昆也不是在特别行动处的常驻人员,开完会自然就打算离开。 陆婷没有出来送他,他就一个人原路返回,乘坐电梯从地下上来,开着吉普车就出了国安局的大院,本以为周卫国会把他留下来,商讨一下具体的细节呢,结果却并没有,难道这位周处长就对自己这么有信心呢?林昆想着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以前类似于这种安保的工作,林昆执行过,只是这一次涉及到国宴,像这么高标准的安保工作,他还是从来没参与过,以前在漠北军区的时候,多是跟边境上的犯罪分子、恐怖分子斗智斗勇,但这一次却不意义昂了,自己要面对的是岛国的精英特工团队,而要保护的是国宴,能够出席国宴的可不是一般人,都是红色政权核心的首脑人物。 林昆抽出根烟叼在了嘴上,怎么忽然间感觉压力山大了呢,嘴角又是淡淡的一笑,自语道:“不就是一群岛国的猴子么,老子这回倒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群狼子野心的玩意儿。” 嗡…… 兜里的手机震动,随之一阵高亢的铃声响起,这也就是他经常听适应了,普通人乍这么的一听,肯定吓的一哆嗦,没辙,这国产的山寨手机就是好,待机时间长,喇叭响,价格还便宜。 “喂,陆大美女,我才刚走就打电话给我,又有新的指示了?”电话是陆婷打来了,林昆一直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接着电话。 电话里,陆婷笑着说:“你没走远吧,是周处长让我给你打电话……” 陆婷话不等说完,林昆马上打断道:“我说陆大美女,我可是已经从国安局的大院里出来了,可别想再让我回去了,刚才我要走的时候你们不留,现在又要我回去,我可不跟你们玩。” 陆婷笑着说:“你现在应该走到三岔路的红绿灯那儿了吧,再往前面开两百米,就有一家乌托邦咖啡馆,你去里面的飞天阁,先点上一杯咖啡喝着,我们一会儿就过来。” 嘟嘟嘟…… 说完,陆婷就挂了电话,前面正好是红灯,林昆看看周围的路段,嘿,还真就是三岔路,原来自己早就被人家算好了。 林昆笑了一下,嘴角自语道:“神神秘秘,不知道这是又要搞什么了。”红灯变绿,脚底下一脚油门,径直开去。 走了差不多二百米,眼前是一片简陋的居民区,楼梯看起来很老,都是八十年代左右的筒子楼,看起来和周围的繁华倒是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周围的环境很安静,道是远离世间喧嚣的感觉,在左手边上,一间不大的门口挂着一个大牌匾,上面写着——乌托吧咖啡馆,这几个字样。 林昆走了进去,咖啡馆的门口站着一个年轻人,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穿着咖啡馆的工作服,人看起来很精神,林昆刚一进门,就主动的微笑着跟林昆打招呼:“林先生,欢迎光临!” 林昆微微诧异,笑着说:“你认识我?” 小伙子笑着说:“林先生,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李,你可以喊我小李,陆婷姐已经提前打过电话来,说您会来。” 林昆笑着说:“去飞天阁?” 小李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嗯,我现在就带您过去。” 林昆看了看咖啡馆里的环境,属于那种简约后现代的装修,除了吧台后坐着在那涂指甲油的女收银员,空空的没有一个人。 飞天阁在酒吧的二楼,是一个独立的小包间,包间里的装修格外特别一些,墙上是那种凹凸不平的砖材装饰,头顶上挂着一个老式的白炽灯,桌子也是那种老式的看起来有些破旧的,但实际上都是崭新的,只不过故意做旧的。 “林先生,您先请坐,陆婷姐应该马上就会过来,我去给您磨一杯咖啡。”小李礼貌的笑着说,清新的模样配上阳光的笑容,像是邻居家的大男孩一样。 林昆笑着点了下头,目光却是落在了他那一双与面容极不相称的手上,他的脸颊白皙,而一双手看起来却是很粗糙。 小李注意到了林昆眼中的目光,刻意的将手背到了身后,转身走出了房间,林昆的目光又落在了他的两条腿上,罗圈腿…… 林昆暗暗的笑了笑,首长粗糙,罗圈腿,这一般都是练家子才具备的,而且多数都是从小就磨练,基本功一般都练的很扎实。 咖啡很快就端过来了,热热的,透着香气,小李微笑着示意林昆尝尝,林昆端起咖啡,放在鼻尖上轻轻的一嗅,然后点点头说:“不错,很香。”抬起头看着小李笑着说:“不过也挺可惜的,这么香的咖啡,楼下却一个客人也么有。” 小李笑了笑说:“好的咖啡,往往需要懂它的人,可能是我们这的地脚有些偏,一些年轻人或者商务人士都不喜欢过来。” 林昆笑着摇摇头,看着小李的眼睛说:“你明显在撒谎,我要是猜的不错的话,这儿应该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吧。” 小李没有否认,笑了笑,这时外面的木质楼梯上传来脚步声,小李笑着说:“应该是陆婷姐来了,我去看看。” 马上,陆婷和周卫国就走了进来,林昆起身向周卫国行了一个军礼,周卫国笑着说:“已经是在外面了,小林呐,咱们就不用这么多礼仪讲究了,把我当成是朋友就好。” 林昆笑着说:“那怎么行,周处长您怎么说也是我的长辈级的。” 周卫国笑着开玩笑说:“你小子,这是在说我老喽?” 林昆笑着说:“不是老,是老当益壮。” 周卫国哈哈笑道:“也是四十好几,马上就奔五十的人了。” 小李这时端着两杯咖啡上来,没有向周卫国敬礼打招呼,只是微笑着欠身喊了一声周处长,周卫国笑着说:“最近的生意怎么样?” 小李笑着说:“谢谢周处长关系,还是老样子,不温不火。周处长,陆婷姐,林先生,你们先聊,我去楼下了,有需要随时喊我。” 周卫国笑着点点头,林昆和陆婷也一起微笑了一下,小李轻轻的关上房门,林昆笑着问周卫国道:“周处长,这小李也是特别行动处的人?” 周卫国笑着说:“算是半个吧。” 林昆疑惑的道:“哦?” 周卫国笑着对陆婷说:“小陆,你跟林昆介绍一下吧。” 陆婷点点头,转而看向林昆说:“小李的父亲是我们华夏的老一辈特工,小李的哥哥去年在海外执行任务牺牲,是七号特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