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耿军狄(1) - 神兵奶爸

第一百零一章:耿军狄(1)

第一百零一章:耿军狄(1) 学生家长们一片,在场的民警和人工湖的负责人只有十多个人,耿军狄一带头,大家伙马上就跟着往上上,一顿暴乱的拳打脚踢随即展开,那几个民警和人工湖的负责人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全都被打的躺在了地上。 突然有人喊道:“都别打了,有人出来了!” 众人闻声住手,一起向远处的湖面望去。 林昆像一条鲤鱼一样冲出了水面,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刚才他的肺都要憋炸了,重新吸入空气的感觉真好,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顿时又充满了力量,现在即便是再来一条大鳄鱼斗一斗都没有问题。 湖心剩下的唯一的小艇上,澄澄泪眼婆娑的小脸上,顿时兴奋的叫了起来:“爸爸,爸爸……” 韩心等人脸上凝重的表情顿时烟消云散,韩心轻轻的抹了抹眼角,刚才紧张的过程中竟不禁的流出了两行泪水,冯佳慧脸上浮现出惊喜的笑容,孙志也是一脸难掩的兴奋,苏有朋和孙洋两个小家伙兴奋的冲澄澄喊道:“澄澄,你爸爸真的是超人!” 林昆浮在水中,定神之后才发现,周围的小艇都已经靠岸了,只剩韩心他们的那只小艇还等在那里,他心里顿时一阵的感动,只是好像不见李春生的身影。 “师……师傅,救……救我……” 附近突然传来求救声,林昆循声一看,马上就发现离他不远的李春生。 “你小子不会水往湖里跳什么?”把李春生弄回了小艇上,林昆笑着说。 “我不是想下去救师傅么。”李春生委屈的道:“谁想一下去就抽筋了。” “行了,你小子这份心意我领了,等回去之后给你加大训练量,早日实现你的大侠梦。”林昆笑着开玩笑道,又对其他的几个人道:“谢谢你们留在这等我。” “林昆,那下面的到底是什么?”孙志神情紧张的问道,不远处的血水还在从水底下往上蔓延,离的这么近能嗅到一股清冷的腥味儿。 林昆笑了笑,怕说出来吓到几个人跟孩子们,“没什么,就是一条大鱼。” “大鱼?” 四个大人显然不相信,全都将信将疑的看着林昆,三个小孩子信的很天真,澄澄带头问道:“爸爸,那条大鱼有多大?” 孙洋跟着问道:“林叔叔,那条大鱼长的什么样子?” 苏有朋最后问了个重磅的问题,道:“林叔叔,那条鱼是大鳄鱼么?” 林昆表情微微一怔,四个大人脸上的表情也是一怔,他们看向林昆的眼神充满着一丝肯定,同时也难掩一阵惊讶,苏有朋这时自顾自的说道:“额,我应该是问错了,怎么可能是大鳄鱼,如果是大鳄鱼的话……” 苏有朋话不等说完,突然感觉小艇上好安静,小家伙抬起眼神看向几个大人,发现几个大人的表情很反常,全都一副凛然的表情看着林昆叔叔。 “如果是大鳄鱼怎么样?”孙洋好奇的问道。 苏有朋道:“如果是大鳄鱼,林叔叔应该打不过它的,大鳄鱼是水下霸主。” 澄澄不满道:“谁说我爸爸打不过大鳄鱼的,我爸爸是超人,超人不怕鳄鱼!” …… 水底下到底是什么东西,林昆始终没有说,但已经被几个小家伙给说出来了。 韩心、冯佳慧、李春生、孙志都觉得不可思议,单凭一个人赤手空拳的在水底下怎么可能斗得过鳄鱼,从水面上泛起的鲜红的血色来看,下面的那条如果真的是鳄鱼,显然已经死了,也就是说林昆徒手杀死了鳄鱼,这显然不是正常人的逻辑思维所能接受的,只能说太不可思议了。 返回了岸上,岸上已经是另一番场景了,周围围了无数的看热闹的人,加上幼儿园的孩子和家长们本来就多,一时间仿佛附近的游客们全都不旅游了,而是聚在这看起了热闹,地上躺着十几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人工湖负责人员和那几个民警,学生家长也有挂彩的,但伤势都不严重。 林昆从小艇上下来,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惊奇而又崇拜,付国斌激动的走上前来,握住了林昆的手道:“小林啊,你没事吧,那水底是啥?” 所有人看向林昆的目光里马上又充满了期待,林昆笑了笑,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他是不会告诉这些人真相的,他刚要开口说是一条大鱼,澄澄已经抢了他的台词:“校长伯伯,是条大鳄鱼,十几米长!” 所有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他们已经被湖面上那鲜血粼粼的场景惊呆了,所以根本就没考虑到什么童言无忌,这一刻他们比小孩子信的更天真。 付国斌脸上的表情更是一怔,变的铁青铁青,老人家显然被吓的不轻,尼玛十几米的大鳄鱼,那还能叫鳄鱼么,那简直就是一条小型恐龙啊。 “楚澄,你说谎呢吧,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鳄鱼,要真有那么大的鳄鱼,你爸爸还不被鳄鱼吃掉了呀!”突然一个小女孩的声音说道,众人这才恍然,这小女孩说的对呀,要真有那么大的鳄鱼,还不一口把林昆给吃了。 说话的小姑娘是耿军狄的女儿耿乐乐,跟澄澄是同班同学,澄澄马上不服气的就想反驳,林昆这时摸了摸小家伙的头,道:“儿子,别跟叔叔阿姨们开玩笑了。”转而对大家伙道:“是一条一米多长的大鲤鱼。” 澄澄噘着嘴不服气的看着耿乐乐,耿乐乐小巧玲珑的下巴一样,一阵得意。 这耿乐乐长的非常的漂亮,一双大眼睛黑黢黢的像葡萄一样,小脸白皙粉嫩的,天生一个美人胚子,就这长相可真不怎么像气势雄浑的耿军狄。 耿军狄身上湿乎乎的,刚才他也跳下水去救刘小刚了,他是一个正义感很强的人,对林昆潜到水里把孩子救上来的行为很是钦佩,走过来主动跟林昆笑着打趣道:“林兄弟,那么的一条大鱼,你怎么不捞上来给大伙们尝尝鲜啊!” 刑警出身,耿军狄的洞察力自然比一般人要强,澄澄说出鳄鱼的时候,他相信了,但不信能有十米多长的鳄鱼,但林昆说是一条一米多长的大鲤鱼,他是一点都不信,不过他也能猜到林昆心里是怎么想的,所以才故意打趣开玩笑。 “那鱼太重了,我没搬动,要不我现在回去给大家伙捞去?”林昆开玩笑的道,并佯装要返回湖里,付国斌赶紧一把把他抓住,“小林啊,湖里太危险了,还是别下去了……” “是啊,林家长,湖里可能还有别的危险,你可千万别再去冒险了。”周围的人也纷纷劝说。 这边这些人正说着呢,人群的外围突然传来一声喝喊:“刚才都谁闹事了!” 众人们回过头,就看到人群的外围来了二三十个着装统一的民警,为首的男子一脸阴沉,目光阴鸷的在众家长的脸上一扫,冷声的呵斥道:“谁让你们闹事的,谁让你们袭警的,你们今天都脱不了干系!” 付国斌赶紧出头,脸上堆着笑容道:“这位领导,我们刚才是情绪太过激动,以为我们学生的家长遇难了,所以一时间就失手打了人……” “以为?” 这名为首的警察显然不把眼前这个白净斯文的老头放在眼里,冷言的冲付国斌嗤问道:“呵,你们以为就好用了?你们以为就可以殴打国家公职人员了,你们以为……” 啪! 不等这名为首的警察说完,响亮的耳刮子已经抽在了他的脸上,直接把他嚣张的脸庞给打的扭向一旁,嘴里溢出了一股血丝……动手的是耿军狄。 所有人都是一怔,在场的诸多家长里,耿军狄不一定是政治地位最高的,但无疑脾气是最火爆的,被他打的这人来头也不小,是黑山镇派出所的所长赵猛,赵猛平时也不是个善茬,每年这景区来来往往的游客那么多,大人物小人物的都没少接触,骨子里自然就多了几分的嚣张气焰。 这突然被抽了一巴掌,赵猛顿时就火了,首先敢在黑山镇打他赵猛的脸的,迄今为止还从来没人敢这么干,再者当着他这么多手下的面打他的脸,他的面子上是无论如何也过不去的。 “你敢袭警!”赵猛怒吼一声,直接就拔出手枪指向耿军狄的脑门,威胁道:“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耿军狄丝毫不为所动,脸上挂着轻佻的笑容,站在他旁边的耿乐乐也是一点也不害怕的样子,仿佛被用枪指着的不是他爸爸,就是个陌生的叔叔。 “你说我袭警?”耿军狄冷冷一笑,迎面的赵猛眉头皱的很深,咬牙切齿的想着待会儿怎么折磨这孙子,耿军狄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冷,抬脚冲着赵猛的裤裆就踹了下来,赵猛根本没想到这家伙被枪指着竟然还敢动手,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被踢个正着,裆下是男人的命根子,赵猛直接被踢的嗷的一声惨叫,整个身子顿时就佝偻了下来。 耿军狄趁势直接一个擒拿手,下了赵猛手里的枪,这时赵猛身后的那些民警们全都一紧张,纷纷的掏出了手枪,不等他们拿枪指着耿军狄,耿乐乐不慌不忙的从小兜里拿出了一个证件,举过了头顶晃了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