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四章:流氓摄像头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流氓摄像头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流氓摄像头 孙进是特别行动处的二把手,在整个国安局的编制内,也是极有份量的一员,特别的要说明一下特别行动处,在整个国安局的体制内的地位,特别行动处可以说是汇聚了国安局的王牌精英,专门为了解决一切棘手的有损国家利益的事件做准备,能坐上国安局特别行动处副处长的位子,已经是相当的不一般了,比起地方上的那些省长甚至还要牛。 孙进是一个护短的领导,再说这李明霞和他还有亲戚的关系,见自己的这个远方侄女一副梨花带雨受了莫大委屈的娇俏模样,他不由的就将目光挪向了站在旁边的林昆身上。 林昆可并不打算留下来解释什么,另外老子的车就停那儿了,今个老子的心情本来不错,让一个臭娘们给搅和了,剩下的爱谁谁,哪怕是国安局的局长来,也甭想让老子怎么样。 林昆转身就向国安局的大门走去,说是下午两点开会,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以前和周卫国要是有过一面之缘,不过也没说上个话,那还是在国家首长去漠北军区视察的时候,周卫国带着一对特别行动处的特工和首长的警卫一起保护首长的安全,这都几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周处长变啥样了。 孙进刚摇下车窗,本来想仗着自己的官威,问一下对方怎么个意思,居然大庭广众光天化日的欺负一个女同志,结果人家只留给他一个背影,阳光明媚,背影拖长,孙进一下子有些哑口无言了,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那小子一没有穿军装,二来看起来也面生的很,吊儿郎当的模样,给孙进的第一印象就是个无赖,可这种人怎么就进了这大院呢? 国安局的大院看似平静,只有几个警卫把手巡逻,可暗中不知道藏了多少的高手,真要是有人敢硬闯进来,分分钟叫他变成筛子。 孙进也不傻,能坐到特别行动处副处长的位置,那能是一般人么,打开了车门示意李明霞上来,李明霞望着林昆的背影,愤恨的跺了一下脚,倒像是小孩子耍脾气一样上了孙进的车,孙进让司机泊车,结果却发现司机的脸色不太好看,孙进透过车窗这么一看,才看出端倪来,自己的车位居然被人给占了! 李明霞道:“孙处,就是刚才那个小子占你的车位,我让他把车挪开,他不肯,我就跟他起了冲突,结果他就……” 孙进面膛有些发黑,他早年的时候是搞政治工作出身,在部队里相当于政委的角色,工于心计,而非武力暴力解决问题,听了李明霞的话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暗暗琢磨,李明霞知道领导有这个习惯,也不敢出声打扰,自己对着车里的镜子,把脸上的松树针一颗一颗的拽下来,嘶,疼。 琢磨了片刻之后,孙进在心底长舒一口气,脸上仍是往日里熟悉的笑容,对司机说:“小刘啊,先随便找个车位泊车。” “哦,好的领导。”司机答应了一声,开始停车。 李明霞却是有些不解,或者说心里着急,问道:“领导,这小子这么没礼貌,你就打算这么放过他了?” 孙进笑盈盈的倒真像是毫不在意一样,仿佛一向表面上笑面虎,心眼实际上比针鼻还小的他,今天突然大度起来了,笑着说:“小李啊,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等摸清了他的底细也不迟,他既然能进到咱们国安局来,肯定也是内部的同事,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报仇也不急于这一时嘛。” 李明霞微微一怔,嘴角乐了起来,“还是领导说的有道理。” 笑面虎果然还是笑面虎,心眼比针鼻小,有仇必报。 林昆走进了国安局大楼的正门,门口的警卫再一次把他拦住,出示了相关证件后,林昆也没有马上进去,而是给陆婷打了个电话,叫她出来接自己,吃了国安局这么久的俸禄,这大门还是头一次进,这楼表面上看起来跟正常的大楼没区别,可这里面的玄机多了去了,就说打电话吧,从一进到这个大院手机就没有信号,打电话也是用传达室的座机打的,而且整个过程都有人暗中监听,头顶上又到处都是摄像头,自从跨进这大楼的一刹那,自己完全就是赤裸裸的暴露在了别人面前,林昆抬起头看看那盯着他看的摄像头,回过头冲旁边的敬畏调侃道:“哥们,听说现在有一款监控摄像头特牛,能直接看透人的衣服,咱这摄像头有那功能不?” 敬畏看过林昆的证件,深知他的身份,说话也是很客气的,“林特员你说的没错,咱们国家现在已经有这种技术了。” “神马!?” 林昆顿时很惊讶,道:“这么说,头顶上这玩意儿已经把我看穿了?那……那老子岂不是很吃亏,被看的个精光!” 警卫员笑着,这传说中的七号特工还是蛮可爱的,国安局特别行动处一共九大特工,这九大特工的编号是从一到九,能入选这九大特工,肯定都不是一般的人,地位也是随着特工的编号排序,国外对华夏国安局的这九命特工的称呼为活阎罗,没一个人都是万人敌,都能够独立消灭一支装备精良的军队,实际上在全世界的发达国家,都存在这样的一批精英人士,他们是本国特工或者国家护卫队的灵魂,肩负着保家卫国的艰巨使命,常人都以为每一个特工的编号只是一个人,就比如说林昆的七号特工就是林昆,实际上不然,特工的编号只是一个编号,人员会随着流失而补充进来。 林昆知道特工编号的传统,只是从来也没有想过这七号特工背后的真正含义,当国安局特别行动处决定将这七号给他的时候,正好当时的七号特工为了国家的利益牺牲,也需要有人补强进来,一方面是林昆足够优秀,另一方面周卫国也是暗中给了朱老的面子,对此朱老没有反对表示默许。 至于一到九的其他几位特工,林昆却是从来也没见过,甚至连听闻也没有,他自己对此的理解是,自己还处在实习期,当然了,这个全国上下不知道多少精英男儿想要得到的象征着无上荣誉的编号,对于他来说倒是可要可不要。 没辙,咱漠北的狼王就是这么潇洒,不过作为一名军人,当国家真的需要自己的时候,哪怕是奉献生命,定然也在所不惜! 陆婷一身军装出来,本来温柔漂亮的俏脸更添一抹飒爽,林昆见到陆婷,马上一脸警惕的走到她跟前小声说:“陆婷,小心你头上的摄像头,这摄像头能看透身上的衣服,耍流氓啊!” “哦?” 陆婷微微惊讶一下,旋即笑着说:“那也看针对谁了。” 林昆道:“什么意思,这摄像头难道还挑人?不会专看我,不看你……还有他们吧。”转过身指了指其他的几个警卫员。 陆婷笑着点点头,林昆马上表示抗议,“这不公平啊,你们不能这么欺负老实啊!” 陆婷笑着说:“这怎么能是欺负老实人,再说了你是老实人么?” 林昆道:“我……” 陆婷笑着说:“刚才在外面,把人女同志给扔到松树球上了吧。” 林昆咧嘴一笑,道:“我那是替天行道,那娘们太不厚道了,非说我占了他们领导的车位,这国安局这么大的一个企业,怎么能允许这种官僚制度作祟,我这是在教育她。” 陆婷笑着说:“你徒手截枪的功夫不错,还有拆枪的功夫,证明你当初在军区的时候,基本功很扎实,不愧是兵王。” 林昆得意的说:“那当然了,咱这可都是一点一点练出来的。” 陆婷笑着说:“你就不用谦虚一点?” 林昆道:“我已经在漠北低调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退伍了,必须高调起来啊。” 陆婷掩嘴笑,道:“估计这要是让边境上的那些犯罪分子听到了,他们肯定都是欲哭无泪。” 两人说话的功夫,外面走进来了两个人,正是孙进和李明霞,李明霞的头上还扎着一个松树刺呢,看起来有些狼狈,眼睛红红的,一看就是受了不小的委屈,看见一脸吊儿郎当,正在和陆婷有说有笑的林昆,李明霞的严重顿时射出两道寒光,这女人可没有他那笑面虎领导的魄力,直接奔着林昆过来就要撕逼,陆婷见状提前一步拦在了面前,说:“小李,我想今天的事情有误会,你先听我解释。” “误会?” 李明霞瞪着林昆,冷冷的说:“明明就是他不讲理,还冲我动手。” 不等陆婷说,林昆站在陆婷的身后嬉皮笑脸的说:“这么点玩笑都开不起,小李同志,你的心胸可真够狭隘的啊。” “你,你……”李明霞被气的哆嗦,这混蛋居然还反咬一口。 倒是孙进很淡定,脸上挂着标志性的笑容,走过来看了一眼林昆,问陆婷说:“小陆啊,这位小同志是?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陆婷笑着说:“孙处,这位是林昆,也是我们特别行动处的同事,是我们新的七号特工。林昆,你过来跟孙处打声招呼,他是我们特别行动处的副处长。” “孙处长,你好啊。”林昆笑呵呵的主动伸出手,孙进也笑着伸出手,两人蜻蜓点水的握了一下,显然对彼此都没什么兴趣,孙进笑着说:“小林啊,你是男同事,对待女同事可要温柔,大家都在一起工作,都是一家人,只有家人团结了,才能更好的为国家为人民服务,破坏团结,那可就是破坏我们组织的纪律,这可是玩玩不可取的啊。” 林昆一听,嘿,你老小子直接一顶大帽子给我扣过来了,够阴狠的啊,不过林昆也没惯着他,笑呵呵的直接拆穿说:“孙处,咱们这都是为国家服务的机关,我们又是家人,在这儿搞那种官僚做派恐怕不好吧,有时候呢,一件小事就能看出一个人的人品作风来,现在国家纪律抓的可是很紧,那种官僚做派很容易被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啪!” 说完,林昆还做一个拍手的手势,孙进听完之后心里一阵凉飕飕的,也是被吓了一跳,等他回过神来,林昆已经拉着陆婷往楼上走了,孙进的心里顿时气的快爆炸了,脸色缓和了好一阵才缓和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