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二章:像二叔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像二叔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像二叔 老管家回到了朱老的住处,朱老此时正靠着墙坐在炕上,脸上丝毫的病痛之色也没有,只是轻轻的扭了一下腰,那童老头和张老头可都是一代名医,两人又是针灸又是推拿的,已经把扭伤的腰复位了,只要稍稍休息个一两天就没事了。 老管家走进来,朱老就笑着问:“怎么样,东西搞到了么?” 老管家把手一摊,里面握着两小撮的头发,笑着说:“搞定了!” 朱老笑着说:“小管啊,你办事我是真的放心,哈哈!马上去找一家保密性强的医院,赶紧把这个鉴定做了,切记不要走漏任何的风声,我怕会对林昆和澄澄带来影响。” 老管家笑着说:“朱老你放心,这事我现在就去办。” 朱老笑着点点头,道:“去吧!” 老管家躬身退下,推开门,门外正站着他的同乡李管家,李管家手里头捧着汤药,见到老管家神情微微一怔,笑着说:“大总管,我是来给朱老送药的,顺便来谢谢你。” “哦?”老管家疑惑了一声,笑着说:“这药是童老头熬的?” “是……”李管家答应道。 李管家拿起药碗,放在鼻子边上嗅了嗅,又拿起了李管家端着的一个空碗,将碗里的药一分为二,递到李管家的面前。 李管家没有迟疑,接过碗便喝了下去,这是朱家的规矩,凡是给朱老送餐或者送药,必须当事人亲自试用,这药童老头都是按照双份的量制定了,提前把试用的量都准备出来了。 “谢我什么呀?”老管家笑着说。 李管家说:“大总管在朱老的面前没少提携我,我必须亲自当面向你道歉,找个时间大总管方便,我想请大总管吃酒。” 老管家笑着说:“这个不用谢,我也是看你做事踏实,咱们又是同乡,有空经常一起吃吃酒倒是没什么,先把药给朱老送进去吧,我这有事要出去一下,你先好好照顾朱老。” “是!”李管家躬身答应道。 老管家走了,李管家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嘴角暗暗的一笑,把药给朱老送了进去…… 朱家大少爷的院落内,刘茉莉母子坐在屋里的客厅中,刘茉莉问了儿子一些详细的细节,朱正纲只能说出个一知半解来,实在是他今天被楚静瑶和秦雪的美貌所吸引,根本就没心思去多想其他的事情,当刘茉莉听说老爷子因为儿子的一声喊扭了腰,脸上顿时紧张起来,他生怕老爷子就此怪罪儿子,可听完了朱正纲说老爷子还把他叫进去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刘茉莉这悬着的心又放下了,不过马上想到了儿子刚才说的老爷子背着那个小孩子,还一副开心的模样,刘茉莉的眉头顿时又深深的皱了起来,暗暗的分析过后,对朱正纲说:“儿子,还记得你有一个二叔么?” 朱正纲道:“有印象,但模样已经记不清了,怎么了妈?” 刘茉莉转身回到房间里,拿出一个铁盒子来,朱正纲不解的看着母亲,说:“妈,你这是干什么?” 刘茉莉没有回应,而是从里面取出了一张黑白老照片,照片三寸大,是一张昔日里朱家的合影照,由于照片小的缘故,照片里的看起来很小,刘茉莉用手擦了擦上面的浮灰,看了一眼后把照片递到了朱正纲的面前,朱正纲没明白母亲的意思,疑惑的看着刘茉莉,刘默笑着说:“你看看,这是你爸年轻时候的全家福,那时候我还没嫁过来。” 朱正纲还是没明白母亲的意思,不过还是照办,看了一遍照片里的人,目光却是定格在爷爷和父亲的脸上,他嘴角微微一笑,说:“我爸年轻的时候还蛮帅的么,我们俩长的还真挺像的,我爷爷那时候看起来比现在健硕多了,更精神。” 儿子显然没有注意到重点,刘茉莉指了指照片上的一个人说:“你看看这个人……” 朱正纲目光落在上面,嘴角笑了笑说:“我认得,这是我二叔。” 刘茉莉道:“傻儿子,难道你就不觉得你二叔跟谁挺像的么?” 朱正纲笑着说:“当然看出来了,我二叔和我爷爷最像!” 刘茉莉苦笑着直摇头,朱正纲道:“妈,那你的意思是?” 刘茉莉继续引导道:“你刚才去你爷爷那都见着了谁?” 朱正纲稍稍的一思量,马上一脸恍然同时又震惊的表情,“妈,你是说……” 刘茉莉笑着点点头,说:“你爷爷玩的一手好瞒天过海,我们全家人都被他蒙在鼓里,要不是你妈我细心发现的早,到最后恐怕等到这小子继承了咱们朱家这偌大的家业,全家人都没反应过来呢。” 朱正纲神情一颤,说:“妈,只是长的像,会是我二叔的孩子么?” 刘茉莉道:“正纲,当年的事情你还不知道,你二叔替你爷爷死了以后,他的儿子也下落不明,这么多年,你爷爷表面上不动声色,可私底下一直都没有放弃寻找那个孩子,对于你爷爷来说,是亲情骨肉的难以割舍,也是对你二叔的亏欠,你爷爷什么性格你还不知道么,看起来似乎平易近人,可骨子里是一个极度孤傲的老头,普通的年轻人他能看的上?当初他年纪还没有这么大的时候,倒是是看上过两个人,现在这两个人怎么样,一个是漠北的一号首长,一个是特别行动处的处长,而且我已经听到小道消息,国安局的局长马上要退位,以后周卫国势必上位。” 朱正纲道:“妈,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我爷爷运作的?” 刘茉莉笑着说:“儿子,你记住了,真正的老虎即便是老了,也是老虎,你爷爷一辈子人杰,他至今仍未将朱家的大权放出来,你以为真就是他贪恋权位?享受这大权在握的感觉?” 朱正纲道:“那是……” 刘茉莉道:“那是因为他觉得朱家没一个人能够担当这个大任!” 朱正纲脸上的表情又是一震,道:“妈,那你的意思?” 刘茉莉道:“当然了,我也只是猜测,你爷爷最终有可能会把家业留给这个姓林的小子,不,是这个姓朱的小子。” 朱正纲皱紧眉头,道:“这种可能性有是有,不过不大吧?” 刘茉莉道:“我已经派人去中港市那边调查过,这个姓林的不简单,一个人荡平了整个中港市的地下世界,还有今天来的那个孩子,我也找人查过,名义上不是姓林的孩子,你爷爷今天把他们请到家里来,肯定是有别的原因。” 朱正纲道:“不是他的孩子?那,那个楚静瑶和姓林的是?” 刘茉莉冷笑说:“名义上的夫妻,姓林的过去在漠北军区服役,军区的老胡,就是你爷爷当初看上的那个年轻人,和楚静瑶的爸爸是莫逆之交,把姓林的忽悠去给孩子当奶爸了。” 朱正纲心里头忽然一抹兴奋闪过,溢于言表,刘茉莉察觉到儿子眼角飞过的兴奋,说:“正纲,你心里想什么呢?” 朱正纲连忙道:“哦,没什么。” 刘茉莉似乎猜出了他心底的想法,道:“那姓楚的既然是未婚先育,就已经失去了进咱们朱家的资格,你要是有想法,玩玩倒是可以,不过你要小心姓林的,他是一只狼,别伤了你自己。” 朱正纲豪气凛然的道:“我会怕他?我堂堂朱家的大少爷,这小子要是真敢跟我动手,怕是他连燕京的大门都出不去。” 刘茉莉道:“可你别忘了,他也是朱家的子嗣!” 咚咚咚…… 外面的门被敲响了,母子俩马上噤声,刘茉莉向着门外问了一句:“谁啊?” 门外的人低声道:“大少奶奶,我是老李,有事向你汇报。” 刘茉莉道:“哦,进来吧。” 吱…… 门开了,李老头佝偻着身体走进来,头也不敢抬,一副毕恭毕敬的姿态,来到了刘茉莉的身前行了个礼,又向朱正纲行了个礼,这才道:“大少奶奶,听您的吩咐,我刚才在朱老的房间门口听到了他和大总管的谈话,觉得有些蹊跷。” “哦?” 刘茉莉道:“说来听听。” 李管家道:“我刚才在朱老的门口,就听朱老和大总管说要尽快确定什么,还要找一家保密性强的医院,其他的就没太听清了。” 刘茉莉皱着眉头想了想,口中暗暗的念叨着,朱正纲坐在一旁,不知道母亲是在想什么,只是静静的等待着,老管家躬身弯腰,始终不敢抬起头,过了片刻,刘茉莉突然呵呵的笑了起来,对李管家说:“李管家,听说你有个闺女一直想考公务员,好几次都没能考上,她打算进哪个编制啊?” 李管家唯唯诺诺道:“回大少奶奶,我家那不争气的闺女,只要能捧上个铁饭碗我就心满意足了,不敢有他想。” 刘茉莉笑着道:“这样吧,就让你那闺女先到正纲手下的公司里锻炼锻炼,薪水待遇绝对要比事业编制好,而且稳定性也不比那铁饭碗差,干的好的话,正纲也会提拔她的。” 李管家顿时感激涕零,道:“谢谢大少奶,能进大公子的公司,那绝对不比铁饭碗差,以后大少奶奶有什么差遣,尽管吩咐,我一定竭尽全力。” 刘茉莉笑着说:“好了,没什么事了,你下去吧。哦对了,记住,今天你什么也没听到。” 李管家会意道:“好的,小的什么也没听到,没听到……” 李管家退出门外,刘茉莉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冷,对朱正纲道:“正纲,你现在马上就去派人监视老管家,一举一动马上向我汇报!” 朱正纲似乎也察觉大了危机,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道:“妈,你放心,我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办。” 刘茉莉很欣慰的看了儿子一眼,道:“好,那我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