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章:妙计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一十章:妙计

第一千零一十章:妙计 朱老受伤,所与人都惊的一身冷汗,林昆赶紧扶着朱老坐下,老管家赶紧去叫私人医生,朱正纲整个人已经有些呆住了,刚才要不是他突然的一声叫喊,爷爷也不会那么突然就转过身,爷爷不转身就不会嘎嘣的一声扭了腰,这…… “爷爷!” 朱正纲脑袋一片空白,回过神后赶紧跑了过来,蹲在朱老的面前,焦急的道:“爷爷你没事吧,刚才,刚才我不是故意的。” 朱老笑着说:“没事,正纲啊,你不用这么着急,扭一下腰又不会死,爷爷身体还是很硬朗的,哈哈!” 朱正纲悔恨交加的道:“爷爷,刚才都是我不好,不应该突然那么喊你的。” 朱老脸色一板说:“你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了,爷爷不都说没事了么,瞧你这点出息,都快哭出眼泪了。” 楚静瑶和秦雪这时也来到了跟前,想要关心的问候一句,却又插不上话。 老管家很快就把私人医生喊来了,一下子来了两个老头,身后跟着两个小年轻背着药箱,这两个老头的来头可不小,在华夏绝对算得上是名医了,年轻的时候就出了名,后来被朱老请到了朱府当私人医生,这隐姓埋名就是几十年,身后跟着的两个年轻人是他们的徒弟,专门帮忙打下手。 其中一个留着长长胡须的老头蹲下来号朱老的脉,另一个圆脸的老头让朱老翻过身,伸手摁呐在腰间检查骨头的状况。 朱老哭笑不得的说:“老童,老张,你们两个不用这么兴师动众吧,我就是不小心扭了一下腰,至于你们俩一起来么?” 两个老头不约而同的回道:“至于!” 老童就是那个长长胡须的老头,看起来五六十岁的样子,老张就是那个圆脸老头,看起来少年轻个几岁,号脉的老童是中医世家的传承人,老张头年轻的时候西洋留学,是著名西医的传承人,这两人合在一起,可是当真无愧的中西医合并,不过这两个老头可没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友好,明争暗斗谁也不服谁,老童总喜欢骂老张是假洋鬼子,祖宗留下来的伟大医术不学,偏偏去学洋鬼子的东西,老张则骂老童是老顽固,跟不上时代进步的脚步,学习不了发达的先进医术,这两人刚进到朱家,足足斗了十几年,现在倒是和谐多了,不过时而的还是会干上一仗,还是那句话,谁也不服谁,朱老没事的时候,倒是乐得见他们斗嘴。 众人屏气凝神,不敢出大声,希望朱老只是不小心动了筋骨没什么大碍,过了能有两分钟,童老头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怔,接着眉头轻蹙了起来,众人见状顿时心中倒吸凉气。 这会儿,张老头也是眉头紧锁,一看就是情况不太乐观。 朱正纲问道:“两位爷爷,我爷爷的伤打紧不打紧?” 童老头轻叹一声说:“打紧。” 张老头横了童老头一眼说:“都什么时候,能不能别瞎整景。” 朱正纲马上怀着侥幸的心理问张老头,“张爷爷,我爷爷的伤?” 结果这刚刚哼哈完童老头的张老头也是一副哀怨的模样叹了口气,道:“严重啊。” 朱正纲顿时两只眼睛一翻白,你这老头说的不跟童老头一个意思么,还说人家别瞎整景,你这景整的可是丝毫不差! 林昆这时问道:“两位老前辈,朱老这伤,应该只是在腰部吧?”嘎嘣一声扭了,肯定是在腰部,除非朱老有什么隐疾,否则不该是重伤吧,也是万万不至于两个老头摇头叹气吧。 侧躺在藤上的朱老也觉得纳闷,自己的身体怎么样,自己很清楚,不就是扭了一下么,躺上几天针灸按摩就好了,这两个老小子啥意思,搞的好像剩下的时日不多似的。 不过,朱老这时看见老管家正在向他递眼神,以主仆俩这么多年来的默契,朱老马上就明白了,一定是这老小子让小童和小张故意虚张声势的,先不管目的是什么,赶紧配合走起。 “哎哟……” 朱老顿时疼痛的呻吟起来,口中念叨着:“可疼死我了。” 老管家道:“大家快搭把手,扶朱老回屋。” 林昆和朱正纲,还有童老头和张老头带的两个徒弟,四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小心翼翼的就把朱老全方位的给扶起来,缓缓的走进屋,然后老管家又对众人挥手说:“都出去吧,别打扰童医生和张医生治病。” 朱正纲想要说话,朱老开口说:“正纲,你先出去吧。” 朱正纲只好退了出来,脸上的焦急之色却是更浓了,本来就是来送酒的,这一下可好了,把爷爷给弄伤了,爷爷对朱家的意义非同凡响,只要有爷爷在,朱家的地位就稳固,哪怕是当今华夏最高层的首长,也得给老人的面子,这伤万一要是严重,再有个什么不测,那他以后可就是家族里的罪人了。 屋里,老管家关上了门,有站在门口听了听动静,随后嘿嘿的笑着来到朱老的面前,朱老却是白了他一眼说:“小管,你这是弄的啥啊?”说完,又看向童老头和张老头说:“你们俩也别愣着了,该针灸针灸,该按摩按摩,我这腰不舒服啊。” 老管家笑着说:“朱老,我这是苦肉计啊!” 朱老疑惑的哦了一声,“说来听听。”身体被童老头和张老头放平趴着,童老头拿出针灸袋子,张老头则摸着朱老的腰间骨头,慢慢的将错位的骨头给推到原位,这一手可他从童老头那偷学来的,西医上可不讲究这推拿正骨。 老管家笑着说:“万一宋家的老爷子要是怪罪过来,朱老您完全可以卧床啊,而且今天我就把风放出去,说朱老您身体不适,到时候宋家的老头真要是想要兴致问罪,也得考虑到朱老您的身体不是,你们俩斗了这么多年,彼此还是有感情的。” 朱老沉思的点点头,笑着说:“小管,这一招高啊!” 老管家的意思是做了进一步的打算,万一结果澄澄是林昆的孩子,朱老便不太会插手林昆和楚静瑶以及宋歆艺之间的事,到时候那宋家老爷子肯定不愿意啊,哦,你孙子睡了我孙女,到头来你拍拍屁股说这事不管了,我孙女咋那么吃亏呢! 现在朱老往床上一躺,对外宣称抱恙,宋老爷子真有心要上门来和他拼命,来兴致问罪来,也得估计他的身体不是。 看着主仆俩彼此一副奸笑的模样,童老头和张老头却是一头雾水,不过老管家已经和他们交代明白了,出去一定要说朱老伤的严重。 房间外,林昆朱正纲站在一起,童老头和张老头的两个徒弟在边上,楚静瑶和秦雪在身后,澄澄在楚静瑶的怀里抱着。 澄澄摸着楚静瑶的脸颊,一副做错事的委屈小模样说:“妈妈,都是我不好,我要是不让朱爷爷背就好了,都是澄澄的错……” 楚静瑶的心里也满满的都是歉意,澄澄毕竟是自己的儿子,但嘴上却是笑着安慰说:“澄澄放心,朱爷爷一定不会有事的。” 朱正纲此时内心复杂,一方面担心爷爷的伤势,另一方面看到楚静瑶抱着澄澄,澄澄还叫她妈妈,他的三观顿时仿佛遭到了雷击一般,心灵的震撼难以形容,这么漂亮,这么年轻,身材这么完美的美女,怎么就,怎么就是孩子他妈了呢? “爸爸……” 澄澄又委屈向林昆看过来,心里担心爸爸会怪罪他。 林昆当然明白儿子的意思,笑着说:“妈妈说的对,朱爷爷一定不会有事的,澄澄放心吧。” 澄澄委屈的小声道:“澄澄以后再也不让朱爷爷背了,等澄澄长大了,澄澄背朱爷爷。” 林昆笑着说:“好,那澄澄快些长大,待会儿把这话亲自告诉朱爷爷。” “嗯。” 朱正纲脸上不动声色,可心里头的震撼顿时更大了,尼玛,旁边的这个看起来瘦削没啥气质可言的小子,居然是那个小男孩的爸爸?那美女,那倾国倾城的美女,居然是他老婆! “朱兄,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林昆笑着说:“放心吧,朱爷爷一定没事的。” 朱正纲笑着回过神说:“嗯。”顺便问道:“兄弟,还不知道你贵姓?” 林昆笑着说:“免贵姓林。” 朱正纲笑着说:“哦,林兄弟,林兄弟你们是从哪儿来的?” “中港市。” “中港市……”朱正纲笑了笑说:“中港市好地方,北方最漂亮的城市。” 林昆笑着说:“朱兄过奖了。” 话头扯开了,朱正纲笑着继续问:“不知道林兄弟,和我爷爷是怎么认识的?我爷爷一般也不外出,莫非林兄弟是哪一家的公子?恕我直言,我好像没听说过林姓的大家族。”脸上笑容和善,可难掩他眼神中的不屑。 林昆自然看出了朱正纲对他的轻蔑,不过却也是不在乎,今天来朱家是冲着朱老来的,又不是冲着他的,笑着说:“我和朱老是在我徒弟的婚礼上认识的,一见如故聊的很开心。” “你徒弟?”朱正纲又笑了笑说:“应该是某个家族的公子吧。” 林昆笑着说:“是燕京李家的。” 朱正纲的语气马上便是嚣张不屑的说:“李家啊,多少年也蹦跶不起来的小家族,呵呵……”话音刚落,却见旁边的秦雪看自己的眼神不大对劲儿,意识到自己猖狂失态了,赶紧又虚伪的补充道:“总得来说,李家也还是不错的,有潜力的家族。” 林昆笑了笑,再没和朱家的这位长孙多言语,不是一路人,根本聊不到一起去。对于朱正纲而言,林昆的底细他已经摸的差不多了,也没必要再和他这种‘小角色’聊下去,目光却是转向秦雪,自认为很有风度的笑着说:“秦姑娘,你也是从中港市来的?” 这朱正纲的心里头想法很简单,既然楚静瑶已经是名花有主了,不如先把重心放在秦雪身上,反正也是美女一枚嘛,可哪曾想到,秦雪根本就没打算搭理他,而是故意和林昆说话,仿佛根本就没听到他的话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