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章:朱老一念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七章:朱老一念

第一千零七章:朱老一念 “静瑶,朱爷爷想让我们去家里做客,你这边方便么?”林昆没有挂断电话,捂着话筒,笑着对楚静瑶说。 “朱爷爷?” 楚静瑶脸上表情微微有些惊讶,旋即笑着说:“方便。” 林昆对着手机笑着说:“朱爷爷,那我们一会儿过去。” 林昆挂断了电话,看向楚静瑶,楚静瑶笑着说:“带雪去方便吧?” 秦雪微微一怔,说:“静瑶,我不去,你们一家去,我去干嘛呀。” 楚静瑶笑着说:“雪,燕京朱家,怎么也得去见识一下啊。”说着,却又是向秦雪使了个眼色,秦雪似懂非懂,不过也不再反对。 林昆笑着说:“这应该没什么吧,朱爷爷一定不会介意的。” 秦雪笑着哦了一声,说:“那我用不用准备点什么礼物?” 林昆笑着说:“不用了,我们去吃个饭就好。朱爷爷喜欢名贵字画,喜欢珍奇古玩,咱们上哪儿倒腾去。” 澄澄仰着小脑袋好奇的说:“爸爸,朱爷爷是谁呀,我认识么?” 林昆笑着说:“还记得你春生叔叔结婚的时候,那个慈祥的老爷爷么?” 澄澄想了想,道:“记得!老爷爷的眉毛很长,像仙人爷爷。” 林昆笑着说:“那叫慈祥,可不准胡说呀。” 澄澄哦了一声,小家伙又好奇的说:“那朱爷爷家有什么好玩的么?” 林昆笑着说:“朱爷爷家啊,朱爷爷家可大了,什么好玩的都有,不过今天第一次去朱爷爷家,澄澄可一定要乖啊。” “知道了,爸爸!”澄澄眨着小眼睛说。 吉普车的牌子已经经过了特殊的备案,加上林昆有国安局特别行动处七号特工的身份,进入中南海倒没有什么困境。 朱家大院里,朱老还是和往常一样,趁着阳光暖暖的时候,躺在藤椅上晒着太阳,身子底下铺着虎皮,腿上盖着貂皮,旁边的树杆上挂着他常逗的吉祥鹦鹉,人的年岁大了,自然就该活的惬意一些,近两年朱老也陆续的将家族的权力下放给子孙们,只是这家主的位置一直也没有让贤。 对外,朱老总喜欢打着哈哈宣城自己贪恋这位高权重的感觉,多数人不了解,还真以为这老头喜欢权势在手的感觉,可老头心里的真正想法,却是没有物色出合适的人选来。 长子朱坤航,今年也六十多岁了,管理经营的能力都很足,可惜为人心胸窄了些,格局小了些,如果普通的家族放在他手里或许还可以,但朱家如此的家大业大,难当大任啊。 三子朱坤宝,为人豪爽仗义,可遇事考虑的时候,总是欠了那么一分火候,小事欠火候倒不打紧,可万一事关家族发展的大事,稍稍的欠了这一分火候,则极有可能使家族一下子就走了下坡路,古语道:伴君如伴虎,如履薄冰,朱家发展至今,已经是到了华夏家族的巅峰之列,决策上万一稍有不慎,后果不可预料,也是应了那句飞的高,摔的就势必狠。 四子朱坤鹏,是让朱老最头疼的一个儿子,能力不足,野心颇大,凡事喜欢铤而走险,喜欢和大哥走的亲近,可往往都是被大哥当枪使,亲兄弟间的勾心斗角朱老不愿意看到,可这种一味的盲目利用,朱老也是由心的感到悲凉。 五子朱坤栋,这是朱老目前最喜欢的儿子,能力一般,没有什么野心,天生的一副好脾气,打小就心眼正,只是平时在外人的面前,偶尔喜欢摆摆架子,但也绝对无恶意。 老管家守候在朱老的身旁,坐着一个小圆凳,面前的小石桌上放着茶壶,旁边升起一堆篝火,专门用来煮茶的,朱老爱茶,茶道讲究一个极品,一壶好的茶沏出来,除了茶叶和器皿都要是极好的以外,这火候也是至关重要的,普通用电壶烧的开水沏茶,可用这种篝火烧水沏茶或者是煮茶,对茶叶起到的影响普通人可能感觉不出,但像朱老这样常年品茶饮茶的老茶骨,那是一下子就能够感觉出来的。 “朱老,你今天这是怎么了,突然就想要见那孩子?”老管家笑着说,声音很轻,一是怕吵了闭目养神的朱老,二来也是怕隔墙有耳。 “小管啊,你觉得姓楚的那姑娘怎么样?”朱老合着眼睛说。 老管家笑着说:“漂亮,端庄,而且是一个善良的姑娘。” 朱老翕合着眼眸,笑着说:“你这老小子,是不是东北的楚相国给你什么好处了,你这都快把姑娘夸的完美无缺了。” 老管家笑着说:“我堂堂皇城朱家的大管家,哪有那么容易被贿赂。” 朱老阖着眼眸笑盈盈的说:“你这老小子,也会拍马屁了。” 老管家笑着说:“朱老,你刚才那么问我,是什么意思?” 朱老睁开了眼眸,老管家起身过去扶他,朱老坐直了身子,道:“小管啊,如果是你,宋家姑娘和楚家的姑娘摆在一起,你选哪一个?” “这……” 老管家有些脸红的笑着说:“朱老,我这都一把年纪了,你怎么还拿我开心呢。” 朱老笑着白了这个跟了自己几十年的老管家一眼,“你小子,问你话你老实回答就是了,假如你坐在我的位置上,你会选择让林昆娶哪一个?” 老管家毫不犹豫的说:“当然是宋家的姑娘了,从家族的利益考虑,和宋家联姻对朱家是有莫大的好处,尽管我们朱家不需要仰仗宋家什么,但一旦两家联手,那彼此都会得到好处,而且这好处还不会小了,只是……有人怕是要睡不着觉了。” 朱老点了点头,说:“那如果从林昆的角度,他会选择哪一个?” 老管家这一次沉思了起来,最终摇摇头,“这个不知道。” 朱老道:“以我现在的观察和直觉,林昆还是会选楚家小姐。” 老管家神情微微一动,道:“朱老,那您的意思是?” 朱老呵呵笑了一声,道:“如果楚家的姑娘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我或许会考虑让林昆娶了她,但她都已经是孩子的妈了。” 老管家颇为不解,道:“朱老,那您今天邀她们母子来是为了什么?” 朱老笑着说:“小管啊,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澄澄那个小家伙五官神情,和林昆有些像,另外我也找周卫国调查过,也和漠北的小胡沟通过,五年前林昆去过中港市,而楚家的小姐就是那一年有的澄澄。” 老管家皱着眉头想了想,说:“朱老,您这么一说,好像这孩子和林少爷,还真是有些相像,那您的意思是?” 朱老笑着,说:“很简单,这件事我想了好久了,最近一直琢磨,宋家那老头总给我施压,我也不想再拖拖拉拉,我想在做决定之前,先彻底断了心中的顾虑,这样倒也坦荡。” 老管家眉头轻轻蹙,嘴角会意的一笑,道:“朱老,我明白了,这件事你放心,我会替你办好的。” 朱老满意的微笑,道:“跟了我这么多年,也就你嘴了解我,哎,想想我养的那些孩子,又有哪一个像你这样了解我的。” 说着,朱老又转过头,看着老管家说:“小管啊,切记不能走漏风声,一定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结果只有你我知道。” 老管家笑着保证说:“朱老,我办事您还不放心么?” 朱老笑着说:“放心,但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老管点头答应,旋即又是轻蹙眉头,朱老见他这一副模样,问道:“小管啊,你干嘛这副表情?” 老管家道:“朱老,那您想过结果么?” 朱老笑着说:“当然想过了,这娃如果真是林昆的,那我就不搀和他们年轻人的事了,大不了宋家那老头天天骂我,又或者在家族产业上挤兑我们,总翻不起大的风浪,要是宋家的姑娘有手腕,把林昆的心给虏获了,那只能是楚家的姑娘不敌她聪明,不过孩子该是朱家的种,这个跑不掉!那娃要不是林昆的,就更简单了,年后直接订婚,我主婚。” 老管家道:“那这样的话,对楚家的姑娘或者宋家的姑娘,是不是不太公平?” 朱老哈哈笑道:“依你的想法,是不是把这两个姑娘都娶了才好?” 老管家咧嘴笑,往日里在旁人面前严肃端庄的圆脸老头,憨憨的。 朱老笑着说:“林昆这小子要真有这能耐,我倒是不介意,哪怕是妻妾成全我也不管,可关键是这小子能有这能耐么?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小子要是真这么干,可是重婚罪啊!” 老管家笑着说:“重婚倒是不打紧吧,朱家实力这么大,三妻四妾……” 话不等说完,朱老笑着打断说:“你这老小子,脑仁里都装着什么呢,燕京四大家族,你见哪一个敢光明正大的三妻四妾?英雄爱美人天经地义,但僭越了法律可就要受诟病了。” 老管家连连称是,“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这边,朱老和老管家聊着天,林昆的吉普车已经停在了朱家大门口,老管家留下来给朱老煮茶聊天解闷,就提前吩咐了别的管家迎接带路,头一次进中南海,头一次来到传说中的朱家,楚静瑶和秦雪脸上的表情都有些紧张,倒是澄澄不觉得怎么样,小家伙满眼好奇,走进了朱家的大院就东看看西看看,有假山,有人工湖,有各种形状的建筑风景,还能看到孔雀、喜鹊等吉祥寓意的鸟儿,古代府邸讲究的是三进三出,朱家的院子则是八进八出,比那三进三出的大宅子还阔气了不少呢,在燕京皇城里,除了朱、宋、彭三大家族敢造这八进八出的大宅子,别人还真不敢。 至于位于家族巅峰顶端的毛家,造的则是九进九出的大宅子! “几位,这边请!”年岁已过半百的管家在前面带路,恭恭敬敬,这倒让林昆和楚静瑶等人心里觉得很过意不去。 这时,路过一个宅院前,屋里头坐着的一个气质雍容的半老徐娘,却是见着了林昆等人从门前经过,嘴角冷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