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湖底惊险(2) - 神兵奶爸

第一百章:湖底惊险(2)

第一百章:湖底惊险(2) 鳄鱼的肚皮是身上最薄弱的地方,但即便如此,普通的匕首利刃想要这么‘嗖’的插进去也几乎是不可能的,成年鳄鱼的皮,即便是子弹也难以穿透,如此可见林昆手里握着的鬼畜的锋利程度,以及他强悍的臂力。 鬼畜插进了鳄鱼的肚皮里,林昆用力在里面翻绞了一下,整只五米多长的成年雌鳄顿时身体猛的一抽搐,嘴巴贴着刘小刚的身体咬了下来,只差那么一分一毫就将孩子给咬碎了。 成年雌鳄马上调转头将目标对准林昆,一对鸡蛋大小的凶戾眼睛放出幽绿的光芒,血盆的大口张开在湖底卷起一片水泡,对着林昆就咬了下来。 周围碧绿漆黑的湖水中混淆着鳄鱼血水的腥红,林昆将鬼畜从鳄鱼的肚皮里拔了出来,浑身的神经一瞬间绷紧到了极致,从军八年历经无数的生死,斗过边境上最牛x的犯罪分子,宰过非洲大草原上的雄狮,烤过无数的凶禽猛兽,可在水底跟一条长五米多的大鳄鱼斗上绝对是第一次。 说真的林昆此时怕了,他不是一个悲观的人,但也不由的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后背上的汗毛不由的就竖了起来,如果是在陆地上,别说这么一条五米长的鳄鱼,就是再来两条他也丝毫不惧,可在水底就完全不一样了。 林昆后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鳄鱼那血盆的大口咬过来,他不敢正面迎其锋,全力的向一旁躲闪,鳄鱼扑空的瞬间,他趁机扑到了鳄鱼的后背上,鳄鱼猛的一甩身,想要把他从后背上给甩下去,周围顿时又是一片凌乱的气泡,林昆被甩的猛的一趔趄,就向一旁倒去,但在最后的关头,他左手握着鬼畜猛的向下一插,直接插进了鳄鱼的后背。 鳄鱼疼的更加狂暴了,在水底胡乱的翻滚着,林昆握着鬼畜被甩出去后,趁机向透出水面换一口气,从刚才到现在已经几分钟过去了,他正常的情况下能在水底闭气十几分钟,可刚才他给了刘小刚一口气,让那孩子浮了上去,又跟鳄鱼在一起斗上了两个回合,体内的氧气已经有些不足了。 只是鳄鱼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一阵疼痛的狂乱之后,马上就又张开了血盆大口向林昆咬了过来,这一次的势头比刚才更足了,这条水下的凶兽被彻底激怒了。 林昆想要同样的方法先躲过去,可这条鳄鱼明显是有智商的,它冲过来张开血盆大口更像是一个佯攻,而真正的杀招是它挥来的铁骨一样的尾巴。 水底顿时又是一大片的白花花的水泡卷起,林昆突然就感觉腰间被一道大力猛的抽中,像是被电线杆撞了一样的沉重,他的身体立刻向后翻滚,同时喉咙一咸吐出了一大口血水,这时,那片凌乱的水花中央,鳄鱼那血盆的大口突然冲了出来,紧追着就咬了过来,林昆强忍着腰间的疼痛,强捱着缺氧带来的窒息感,用尽全力的向一旁躲闪,此时他如果不拼一把,会直接被这鳄鱼咬碎的。 ‘喀嚓’一声,大鳄鱼的牙齿紧紧的咬在了一起,紧跟着一阵衣服撕裂的声音,林昆用力的一挣脱,伸手在自己的身上一摸,衬衫被撕碎了。 林大兵王顿时怒了,他此时也是被逼到了绝境,强大的窒息压迫着胸腔,重要的是他的亲子装被撕碎了,他张开嘴吐出一团气泡,冲着那穷凶恶极的大鳄鱼就骂道:“麻痹的,敢撕老子的衣服,老子扒了你的外套!” 说完,林大兵王突然就像是一条鱼一样,在水底兜了个圈儿,躲开了大鳄鱼那血盆大嘴,然后灵活的一个翻身,再次趴到了大鳄鱼的后背上,这次不等大鳄鱼狂暴的甩开他,他就一只手抱住大鳄鱼的后背,另一只手握着鬼畜就狠狠的扎了下去,刚才鬼畜只扎进去了一寸多一点,这一下林昆动用了全力,直接将三寸三长的鬼畜全都扎了进去。 大鳄鱼顿时疼的狂暴起来,在水底拼命的翻滚起来,一时间水底被它搅的一团乱,湖面上也是一片从下而上的波纹涌动了起来,众人见刘小刚浮上来之后赶紧把孩子给抱到了小艇上,再看这水面上的翻涌,一时间谁都搞不清楚状况,但大家同时都感到了恐惧,全都纷纷爬到了小艇上。 几个在水花翻涌附近的小艇,更是不住的摇晃了起来,众人全都惊凛的看着水面。 刘小刚被救上来后昏迷不醒,懂得急救的家长赶紧摁孩子的胸腹,吐出了几口水后,刘小刚渐渐恢复了意识,但情况很不好,付国斌赶紧指挥靠岸送孩子去医院,这时岸上的负责人工湖的人员也拿着电子喇叭在那喊道:“大家快靠岸,湖水里有突发情况,为了大家的安全……” 后面的话众人没听清,湖面上马上就一团噪乱起来,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喊了声水怪,紧接着湖面上的人便都恐慌的叫喊了起来,小艇纷纷的向岸边靠去,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有的人更是不小心的掉到了湖里,好在最终没造成什么人员事故。 澄澄突然哇的哭了起来,冲冯佳慧哭着道:“冯老师,水里有水怪,我爸爸他……” 冯佳慧赶紧安慰道:“澄澄没事,你爸爸一定不会有事的。” 所有的小艇都争先恐后的向岸边驶去,只有李春生他们的小艇依旧待在湖面上,几个人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脸上全都是一副凝重的表情,谁也不说要先把小艇靠岸,全都看着不远处水花涌起的地方,李春生突然站了起来,就要脱掉身上的救生衣下去救师傅,结果被孙志、冯佳慧、韩心给拦住了。 “你们放开我,我下去帮师傅!”李春生咬牙道:“管它下面是什么怪兽,我都要把师傅救出来!” 孙志大声的喝道:“春生,你冷静点,你以为我不想下去救林昆么!现在下面什么情况我们都不知道,就这么贸然下去了,说不定不会帮到林昆的忙,反而会给他添麻烦!” 韩心一脸的凝重,秀眉的眉毛轻轻的蹙起,望着那一片水波翻涌的湖面,心里说不出的着急,她不想自己刚刚遇到一个喜欢的人,就被水怪吃了。 冯佳慧在一旁轻声安慰道:“咱们都放心吧,澄澄爸爸一定会没事的。”她说这话的时候望着湖面,像是在安慰别人,又像是在对自己说的。 湖底…… 林昆整个人趴在大鳄鱼的背上,两只手死死的抓住插进大鳄鱼背上的鬼畜,趁着大鳄鱼甩动的力道,他借力拼尽全力的向下一剌,顿时能清楚的感觉到鳄鱼的背部被剌开了,那感觉就像是拉链的拉锁一样带有节奏,一股浓烈的腥红气息顿时蔓延了开来,扑到脸上粘滞滞的,伴随着一股浓浓的腥气。 大鳄鱼拼了命的挣扎,后背被拉开了一道一米多长的大口子,剧烈的疼痛令它更加发狂起来,但身体已经没有了刚才发狂的那股力道了,林昆趁机把手伸进大鳄鱼的伤口里死死的抓住,左手握着鬼畜一下接一下的向大鳄鱼的身上扎下去,他的速度频率很快,短短几个瞬息间,就在大鳄鱼的身上扎下了数十个血窟窿,大片大片的血水更加洇红起来,随着翻涌的水花向湖面上翻涌上去…… 大鳄鱼已经到了愁死挣扎的边缘,但仍想要掉过头来跟林昆同归于尽,林昆趁机在水底一个翻身落到了大鳄鱼的头上,扬起手上的鬼畜,冲着大鳄鱼的天灵感就扎了下去,就听‘铿’的一声轻微的响声,三寸三长的鬼畜全部没入了大鳄鱼的天灵盖中,大鳄鱼做了最后一次挣扎,那对放射着幽绿光芒的眼睛,渐渐像是熄了灯一样暗淡了下去…… 林昆拔出了鬼畜,赶紧就向湖面上游去,他已经窒息的快要到极限了,刚才跟大鳄鱼缠斗的过程中,还不得已的喝了两口水,他刚向上游了不远,突然坠落在湖底的大鳄鱼的眼睛微微亮了起来,这大鳄鱼竟然还没死绝,庞大的身躯突然一卷动,张开大嘴又冲林昆咬了过来…… 林昆感觉到身后的水流涌动,赶紧就回过头,看到大鳄鱼冲过来的时候,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大鳄鱼就要咬到他的小腿的时候,他心底一阵冰凉,心说这下就是不死,怕是小腿也要被咬掉了,以后肯定得残废了,哪知这时大鳄鱼的那幽绿的眼睛突然又暗淡了下去,庞大的身躯又向湖底坠落了下去,这一次是真的死绝了。 林昆长舒了一口气,也没来得及想别的,就赶紧向湖面上游去…… 湖面上,当看到湖底翻涌起的血水的时候,澄澄再次哇哇的大哭起来,李春生也不顾孙志等人的劝阻,脱掉了身上的救生衣扑通的就跳进了水里,孙志也想跳下去,但看了一眼身旁的小孙洋后,他没有跳。 “舅舅!”苏有朋惊慌的叫喊道。 “春生!”孙志喊了一句。 “李先生!”冯佳慧喊道。 韩心没有叫喊,但脸上也是一阵的惊慌。 此时,岸上负责人工湖的人员远远的望着,那腥红的血液在湖面上蔓延开来,在阳光的照射下异常的刺眼,这些个负责人心的底顿时一片冰凉,还是有人遇难了,他们这一下的责任大了,整个黑山镇风景旅游区的责任也大了。 “你们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作为幼儿园的园长,这次旅游的负责人,付国斌难以抑制住心底的怒火,扯过一个人工湖的负责人就吼道,其他的几个家长也一起跟着过来了,将这几个负责人团团围住。 “现在出人命了,你们怎么负责!”另一个学生家长怒声的叫喊道。 这时,景区的派出所已经赶到,眼看着众人围住了景区人工湖的负责人,这些个民警的心里本能的就有护短的情绪,向着幼儿园的家长们就推搡过来,结果这一下激怒了家长们,中港市市中心幼儿园的家长们,哪个不是非富即贵,其中不乏在政府机关任要职的,虽然这是在黑山镇,不属于中港市的管辖,可对付几个想要护短的小民警那还是绰绰有余的,再说了中港市身为辽疆省的头号大城市,官员们这点底气必须有! 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大汉,名叫耿军狄,是中港市北城区公安局的副局长,脾气是出了名的暴躁,眼看着这些当地的民警护短,直接就拳脚相向,一拳就打在了一个推搡的最欢实的当地民警的脸上,有了带头的之后,其他的家长也纷纷动起手来,这些人都是不怕惹事的主儿,重要的是景区的派出所和负责人理亏,即便是日后查处下来他们也在理儿! ……